來自越南的漢詩——胡志明與他的奇葩詩作

漢詩,是一門源遠流長的文學藝術,數千年來,在無數文人墨客的腦力激蕩下,中國文壇出現了一首一首令人拍案叫絕的傑出作品,作為一個靠講民國史起家的粉專,過去粉專已經分享過許多民國名人的奇葩詩作,好比張宗昌那豪放不羈的打油詩,還有胡適那叫人哭笑不得的晶晶體。不過,雖然漢詩起源於中國,但創作漢詩這種活動,在鄰近中國的東亞國家,如日本、韓國、越南等,其實都可以在歷史中找到影子,在大眾的視野裡,這些域外的漢詩往往不怎麼常見,但若仔細來考據這裡頭的內容,其實卻也不乏一些優美,甚至有趣的作品,因此,今天這篇文章,就讓我們換點口味,一起來看看「越南國父」——胡志明所寫的漢詩吧! . 胡志明的漢詩或許不是越南歷史上最優美的極品,但若論起趣味性與通俗程度的話,則他寫的詩少說也得排上前三。說起胡志明這三個字,相信即使是對越南近代史不熟的讀者們,大概也不至於太陌生,畢竟現在越南的最大城市,就叫做胡志明市,而知名的大馬歌手黃明志,亦曾創作過一首〈胡志明的雨〉以兩個禮拜突破百萬觀看的驚人成績,再一次使這三個字烙印在了許多歌迷的心中。不過,跳脫城市的既有印象,在成為城市之前,胡志明首先是個活生生的人,一位熱情澎湃的共產主義革命家。據歷史資料記載,胡志明很早就踏上了革命的道路,當毛澤東還在北大圖書館裡當管理員的時候,這位通曉八國語言的多語達人,就已經偷偷混入巴黎和會,在那裡宣傳越南獨立的主張了。以現在的視角往回看,胡志明的一生,總是與革命兩字脫不了關係,而他的漢文詩作,其實也是他在革命歷程中所留下的產物。 . 一九四二年,整個二次世界大戰來到了最白熱化的階段,胡志明的家鄉越南,早在前年就已經深陷日軍之手,看不慣日本侵略的他當即叫上黨內同志組織越盟打游擊抗日,然而眾寡勢殊,當全世界的反法西斯國家都聯合在一起的時候,只有越盟仍然像是個邊緣人一樣,沒有跟任何盟國成員建立聯繫,為了取得國際支持,同年八月,胡志明決定北上中國試圖尋求國民政府的支援,然而才剛入境廣西,胡志明就因持有許多過期證件被懷疑是日軍間諜而遭逮捕扔到監獄裡去,關押胡志明的靖西監獄,環境十分糟糕,除了破敗的牢房,還有滿地走跳的蝨子與臭蟲,胡志明對這個骯髒的環境十分不滿,連連向鄉警申冤想證明自己的清白,然而,這些努力最終都成了徒勞,無罪的證明沒有發下來,取而代之的則是監獄上級無止盡的拖延戰術,最終,胡志明還是沒能出的了獄,被迫開始了一段獄中生活,監獄裡的生活百無聊賴,每天能作的事情除了看著窗外的陽光發呆,就是盯著地上的蟲子打架,為了排解這種無聊的愁緒,胡志明決定來幹一件他平常不怎麼會作的事情——寫詩。 . 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胡志明寫詩的動機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得到啟發後,胡志明旋即去找獄警借來了紙筆開始寫作,胡志明從小受傳統私塾教育,一身漢文功底雖不算頂尖,但也勉強能夠寫個幾句,很快,他就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首詩〈開篇〉: . 「老夫原不愛吟詩, 因為囚中無所為, 聊借吟詩消永日, 且吟且待自由時。」 . 在這首詩裡,胡志明直言不諱地講出了自己提筆的動機就是無聊,同時也表明了自己不是什麼鍾愛吟詩作對的文人,不過,雖然話是這樣說,但胡志明後來還是口嫌體正直的前前後後共寫了一百三十多首,胡志明的詩作隨著他入獄時間的長短,也呈現了許多不同的樣貌,在入獄初期,由於無端被關,胡志明的詩作裡總是充滿了憤恨之情,頻頻呼告自己蒙冤的憋屈,並抱怨獄中那毫無水準可言的生活,如同這首〈囚糧〉就道出了在獄中他食不果腹的酸楚: . 「每餐一碗紅米飯, 無鹽無菜又無湯, 有人送飯吃得飽, 沒人送飯喊爺娘。」 . 嗯…看完這首詩,小編突然有了一種看到國中時吃桶餐的即視感了,當時班上還就真的有這麼一位「大食客」同學,也是經常在吃完中餐的時候,常常抱怨吃桶餐根本吃不飽然後跑到別班去蹭飯吃,最後家長慘遭老師約談的命運。在每個人的學生時代裡,或許都多多少少曾經認識過這樣食量很大的同窗,他們往往大腦裡都自帶著一種「能把衣料看成綠豆糕」的特殊能力,不過,胡志明並不是這樣的一個大胃王,他沒有去找別的獄友共產牢飯,不然可能還來不及出獄,就會先被飢餓的人民群眾打死了… . 不過,雖然胡志明成功的抑制了自己的口腹之慾,可大家都知道,餓肚子的感覺是難受的,為了減緩這種難過的煎熬,胡志明開始轉念將注意力放在了觀察獄中生活上,在監獄裡,胡志明見識到了中國的獄政到底是個怎麼回事,雖然監獄裡聲稱關的都是素行不良的犯人,但有時這些看管囚犯的獄警,卻也不見得守法到哪去,像是這首〈賭〉,胡志明就赤裸裸的道出了當時監獄裡賭博隨處可見的現象: . 「民間賭博被官拉, 獄裡賭博可公開, 被拉賭犯常嗟悔, 何不先到這裡來。」 . 而除了賭博,監獄裡猖獗的賄賂行為,亦是胡志明筆下紀錄的現象,如這首〈旅館〉:

「照例初來諸難友, 必須睡在廁坑邊, 假如你想好好睡, 你要多花幾塊錢。」 . 據胡志明自己在詩集的記載,靖西監獄裡的吏治頗為黑暗,因為是奉公行事,所以獄警往往可以在獄裡肆無忌憚,以至於關押胡志明的監獄中也就這麼多了一群之前就是獄警、主任的獄友,不過,雖然胡志明對獄政多為抨擊之詞,但他也並不是那種自視清高,與獄友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傲骨人,相反,在獄中,胡志明經常與獄友互動,對他而言,監獄裡的環境是一個能夠看盡人生百態,乃至生離死別的小型社會,透過觀察這些獄友,胡志明也逐漸有了一些自己的體悟,而長久待在鐵欄杆後面,更是讓這位蒙不白之冤的革命家體認到了自由的重要,在胡志明的詩集裡,有著許多提及「自由」字眼的詩作,以下我們就簡單的舉例一首〈限制〉: . 「沒有自由真痛苦, 出恭也被人制裁, 開籠之時肚不痛, 肚痛之時籠不開。」 . 此詩表面看來膚淺,但實際上,這就是胡志明心裡最直接、真實的「自由」樣貌,沒有其他華美的詞藻來修飾,就只著重在「出恭」一事,痛陳肚子痛時不能去上廁所的痛苦,不過,有句話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監獄無所不用其極的限制囚犯行動,也自然就有了那些願意拿生命相搏也要逃獄的囚犯了,在胡志明的記載中,他的獄友曾策畫過多次的逃獄行動,但當中最經典的還得屬〈他想逃〉這一次: . 「一心只想自由境, 拚命跳車他走開, 可惜他跑半里許, 又被警兵捉回來。」 . 從這首詩中,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地看出這是一次逃獄未遂的行動,逃獄者勇氣十足,甚至還能使出跳車這種高端玩法,不過,能夠手腳靈活的跳車逃跑,那至少代表這個囚犯還一息尚存,逃獄不是每個囚犯都能做到的事,因為在逃獄之前,他們可能就因為敵不過飢餓、疾病而先走一步了,在環境惡劣的監獄裡,偶爾幾個囚犯關著關著就死了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胡志明對於獄友這種如蜉蝣般無足輕重的死多有記載,像是這首〈一個賭犯硬了〉: . 「他身只有骨包皮, 痛苦饑寒不可支, 昨夜他仍睡我側, 今朝他已九泉歸。」 . 嗯…不得不說,當初小編看到這個詩名,還以為胡志明寫的內容是什麼獄中人受刺激出了啥「生理反應」,結果一看內容,才知道原來他講的是獄友孤零零的死亡,顯然,在這首詩裡胡志明對於獄友的死感到十分驚詫,而獄友這突然的死,更讓胡志明頓悟了生命的無常,進而聯想到了獄外那些還在與日軍英勇抗戰的戰友以及自己久未踏足的家鄉,有感而發的他,提筆寫下了〈秋夜〉運用富有創意的譬喻手法,表達了對故國與戰友的思念: . 「門前衛士執槍立, 天上殘雲傍月飛, 木虱縱橫如坦克, 蚊蟲聚散似飛機, 心懷故國千塘路, 夢繞新愁萬縷絲, 無罪而囚已一載, 老夫和淚寫囚詩。」 . 綜觀上面列舉的那幾首詩,〈秋夜〉一首大概是胡志明的詩作當中,少見文字、韻腳都有對上的作品了,在這首詩中,胡志明藉著夜景寄託了那個打自他進監獄伊始就在想的事——出獄,在以往的詩作裡,胡志明曾多次將自己亟欲出獄的心情鎔鑄其中,不過,〈秋夜〉這首是與眾不同的地方是,這次,胡志明望穿秋水的夢想居然真的變成了現實,一天破曉,胡志明從睡夢中醒來,結果映入眼簾的竟是監獄敞開,還透著朝陽的大門,此情此景讓胡志明心中大感驚奇,而後,他才在監獄主任的口中得知,上級的公文已經發來——你可以出獄了。 . 一九四四年八月九日,通過再三確認,胡志明真確的獲得了那朝思暮想的出獄許可,此時,距離他當初進監獄已經過了快兩年的時光,經過這段時間的摧殘,胡志明身材消瘦、牙齒脫落,就連頭髮也開始轉白,不過,這些外在的損傷並阻止不了胡志明的喜悅,拿到出獄許可的他欣喜若狂,當即又拿起了紙筆以紀錄這難得的一刻,這首詩的詩名,題為〈結論〉: . 「幸遇英明侯主任, 而今又是自由人, 獄中日記從今止, 深謝侯公再造恩。」 . 很明顯的,在這首詩中,胡志明把自己能出獄的最大功勞歸功給監獄裡英明的侯主任,然而,胡志明能夠成功出獄,真的是這位侯主任一手造就的嗎?根據後來的史料考證,其實早在胡志明被關押後,他的越南戰友們就已經開始著手展開了營救行動,他們一傳十、十傳百,最後甚至聯繫了中共的周恩來與蘇聯最大媒體塔斯社,請求他們能向國民政府施壓釋放胡志明,而也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胡志明這才有了踏出監獄重見天日的機會,不過,不管是誰起的頭,有一個無庸置疑的事實是,在這天過後,胡志明又恢復了自由人的身分,被釋當天,胡志明選擇立即回到越盟在北越的革命根據地,此後,胡志明的革命事業越做越大,最後成功在二戰後建立北越政權,而他在獄中所寫的這些漢詩,也在其成名之後被輯為《獄中日記》,且擁有包括英、俄、越、葡等多種譯本。 . 作為一個共產國家的建立者,胡志明身後的歷史功過,就如同史達林與毛澤東般,是個爭議頗大的問題,在越南國內,有許多人親暱的稱其為「胡伯伯」稱其為越南傑出的革命領袖,可在越南海外,亦有這樣的一群僑居他國的越南人認為,胡志明是個冷血的獨裁者,而他詩作中口口聲聲提到的自由,現在反倒成了越南人最得不到的東西,

對於這種兩極化的爭論,本文暫不論斷,畢竟每個國家都有屬於他們的歷史問題、爭議人物,很難用三言兩語說清,不過,透過這次的史料蒐集,小編還是私自認為,《獄中日記》裡頭寄寓的精神,仍比另外一位共黨領袖毛澤東的詩詞「親民」、不少,文章最後,僅放一首《獄中日記》的開卷詩作結: . 「身體在獄中, 精神在獄外, 欲成大事業, 精神更要大。」 . 也期許每個看到此篇文章的讀者朋友們,都能夠像詩中所寫的那樣,無論現在處於人生的尖峰或低谷,都能夠保有那份屬於自己,無懼環境都能樂觀面對的「大精神」罷!

12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