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末代宰相蔡京的前半生

各位讀者大家好,我是仲編,又來到了久違的說故事時間了,今天講的主題仍然是藝術史,但人物很特別,是時常被忽視的大書法家,臭名昭著的北宋宰相蔡京。

.

既然要講藝術史,那為什麼要講蔡京?為什麼不講其他更知名的書法家,而去講這位爭議的「大漢奸」呢?事實上蔡京在當時可不是甚麼二三流業餘書法家,而是超大咖的藝術天才,皇上欽點的最強書法家,隨便寫幾行字,都能在市場上賣個好價格。當時的人們一談到蔡京的書法,張口就是什麼「冠絕一時」「無人出其右者」……話裡話外都透漏著「蔡京書法天下第一」的意思。

.

蔡京當時多有名?整個北宋裡面,最有名的四大書法家合稱「蘇黃米蔡」,蘇、黃、米分別代指蘇軾、黃庭堅、米芾,而蔡就是蔡京本人,能和三位知名藝術大佬平起平坐,說明蔡京的藝術造詣絕對不低。

.

至於為什麼蔡京後來被評書演義罵得這麼糟,也與他的喜好藝術的個性有極大的關係。

.

。蔡京的藝術風格

.

早年的蔡京是非常有本事的人,他雖然不像王羲之等人厲害到可以開創一派新型字體,但他擅於臨摹各大書法家的字,蔡京的眼睛就像是照相機,雙手就像是影印機,只要看過一遍文章,就可以複製出一份一模一樣的給你。

.

我們在觀賞北宋四大書法家的時候,可以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假使我們把四大書法家的作品個別擺在前方,然後匆匆一撇看過去,選出一個看起來最順眼的字體,那大部分的人肯定會選擇蔡京的字。

.

沒錯,蔡京的字就是這麼具有魔力,他雖然沒有蘇軾的天然,黃庭堅的勁健,米芾的縱逸,卻能讓人看得順眼,看了之後還想再看。究竟蔡京是學了哪一位書法大師的字體呢?

.

讓蔡京書法成為目光焦點的秘密,在於他學得一手好柳體。綜所皆知,柳公權是整個北宋時代,讀書人最推崇的大書法家,他的"柳氏楷書"那可叫一個好看,雖然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閒暇的時候寫的,你說不出他有甚麼獨特的地方,但就有一種秀傑深醇之氣,用個形象化的比喻,就好像是假日期間穿著普通衣裝的大老闆,雖然看起來與普通人沒有差別,但只要稍微觀察一下,就能感受到他與眾不同的氣質。

.

在所有楷書版本中,柳體可以說是最難的,唐朝有個諺語叫「千古學柳體無大家」,足以說明柳體的困難程度,由於它的結構與寫法比較特殊,容錯率極低,不可有任何偏差,所以學成之人的確很少(仲編我也是半途而廢之人,手好痠,嗚嗚嗚)。

.

而蔡京呢?他不愧是人體印表機,早在少年時期就不費吹灰之力,把柳公權的字體摸了個遍,每一撇一劃,都能完整呈現柳公權的神韻。

.

。米芾認可的天才書法家

.

由於蔡京善於書畫,個性也很政治正確,久而久之身邊就匯聚了一群"文功蓋世"的大佬,其中,北宋四大書法家之一的米芾,也成了蔡京朋友圈的一份子。

.

相比於蔡京的圓滑作風,米芾顯得個性差且目中無人,但就是這麼一位自大狂,居然也承認自己不如蔡京。曾有一次,蔡京與米芾坐在一起閒聊,蔡京就問米芾:「你覺得當今世上誰的書法寫的最好?」

.

「唐朝後期的柳公權。」


「吼!我是說還活著的人啦。」


「喔,那應該是你跟你弟弟。」


「喔喔?真的嗎?!」


「那你知道第二名是誰嗎?」


「是誰呢?」


米芾莞爾一笑:「當然是我。」

.

大家都知道,米芾是個狂人,一直以來都是目中無人的,在書法方面能讓他屈下頭顱甘居第二的人,唯有蔡京一人,由此可見蔡京的書法是多麼傑出。

.

。關於賣扇子的軼事

.

蔡京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考上科舉當官,在京城做官的時候,每次進去辦公室後,都會有兩個年輕的小夥子拿著大扇子給他搧涼風,蔡京覺得很奇怪,一問之下,才知道這是北宋政府對文職官員的優待,由於北宋處得地方比較偏南,加上讀書人比較不耐寒暑,每個官員都可以配有兩名搧風手。

.

原本這兩位小夥子,也不過只是遵循著公務做事罷了,蔡京卻感到很感動,覺得他們實在太窩心了。深情款款地把他倆叫過來,在他們的白扇子上各題了一首杜甫的詩,囑咐他們可以把扇子拿去賣個好價格。

.

當天晚上,兩位年輕人就把扇子拿去賣了,賣了多少?足足兩萬錢!

.

隔天早上,蔡京照常上班,發現小夥子靴帽鞋襪穿戴一新,從上到下整個換了一身行頭,笑容藏也藏不住,蔡京於是問:「你們拿去賣啦?」


「是阿!賣了兩萬錢呢!」


「這麼貴?!是誰這麼抬舉我?」


「是端王親自來買的,他很看好您的作品,說無論如何都要買到您的真跡。」

.

端王是誰呢?就是未來的宋徽宗趙佶。

.

。與宋徽宗的認識

.

宋徽宗在當上皇帝之前,對藝術的愛好就已經很強烈了,整日與文人墨客賦詩繪畫、切磋技藝。他雖然不擅長治國,但對於品鑑書法繪畫可是絕對專業的,北宋末年的畫家與書法家很多,他萬中選一看重了蔡京,甚至用一個月的薪水買蔡京這兩把破扇子。

.

數年之後,當宋徽宗做了皇帝、蔡京做了宰相,宋徽宗曾捧著一個滿是灰塵的木盒子去見蔡京,兩人一起打開了盒子,只見兩把泛黃的扇子躺在盒內,扇面的書法依舊清晰,宋徽宗感慨地說:「蔡京,當年題詩的那兩把扇子我可沒有弄丟,我一直都把它藏在床底下,這是我最珍貴的寶物。」

.

不過,宋徽宗當上皇帝之初,蔡京還是一名九品芝麻官,有待升級。宋徽宗雖然跟他很好,很想要幫他升官一下,但蔡京卻不知道得罪了哪位權貴,被貶到了杭州,宋徽宗才剛上任,也不好出主意,只能任由最親愛的大書法家離開自己。

.

那段日子無疑是蔡京人生中最失意的階段。他天天都在冥思苦想,如何重新回到中央去,後來他聽別人說,宋徽宗在朝廷壓力很大,想要蒐集字畫古玩、奇珍異寶,抒發情緒。一顆燈泡頓時從蔡京的腦袋蹦出,他打了個餿主意:「若是我能幫宋徽宗買畫,那我不就能重回中央了?」

.

從此,蔡京告別了從前那位贈送扇字的純真藝術家,正式踏上了升官發財的不歸路,他很快就發揮出自己的陰暗面,首先找到一位和京城有往來關係的官員,送上很多金銀珠寶賄賂他,又把自己的一些字畫送給他。全北宋的人當然知道蔡京的書法水平之高,那名官員也不例外,合不攏嘴地收下了這份大禮。

.

建立了關係後,蔡京開始對他提要求,請他做自己的耳目,打聽皇上喜歡什麼題材的畫、哪些內容的字。宋徽宗喜歡山水畫,蔡京就畫山水畫獻給他;宋徽宗喜歡有氣勢的字,蔡京就寫有氣勢的字給他,蔡京還通過牽線搭橋,賄賂徽宗寵信的宦官和道士,讓這些人在皇上面前替他說好話。

.

從此之後,宋徽宗的藝術才氣都被鼓動上來了,他上朝的時間越來越少,娛樂的時間越來越多,甚至不顧眾多官員的責罵,執意將蔡京召回京城,為蔡京的宰相之路,以及北宋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