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國學大師季羨林的搞笑日記 ( part 1 )

民初是個曇花一現的時代,文化束縛還未褪盡,西方學術卻悄悄確立,一切都是既古老又新鮮,作為那年代的一份子,著名的國學大師季羨林當時還只是一位名不經傳的小夥子,他在北京清華大學就讀時,曾經寫了一本很有意思的《清華園日記》,將讀書的怨氣都吐上去。我們來看看他寫了什麼:

.

1932.9.11 :「我的稿子還沒登出,媽的。」

.

1932.12.21 :「看清華對附中女子籃球賽,說實話,看女人打籃球,其實不是去看藍球,是在看大腿。附中女同學大腿真黑,只看半場而返。」

.

1933.4.29:「因為女生宿舍開放,特別去看了一遍。一大半都不在屋裡。」

.

1934.3.13 :「沒作什麼有意義的事——媽的,這些混蛋教授,不但不知道自己洩氣,還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什麼東西?」

.

1935.2.13:「日來中日關係非常惡劣,每次看報總大生其氣。我希望中國政府對日宣戰,有一天我也手刃幾個日本人!」(仲編:我看到了今日鍵盤俠的影子)

.

1935.10.18:「今天大便剛完了,就聽急劇的叩門聲,開門一看是男房東,男房東我早就知道他是個渾蛋,整天待在家裡,甚麼事也不做。他氣沖沖地開了廁所門,指給我看,馬桶木座上有一點屎,我真茫然了,因為今天大便完了忘了看,而且我根本就想不到我的屎會濺到木座上去。我只好自己擦掉。這當然是我不對,但老混蛋也不應該那樣盛氣凌人。」

.

1935.10.19:「昨天因為大便問題,所以一看到廁所心裡便有說不出的感覺,我覺得自己是受了侮辱。我雖然不願意到廁所去,但每天又不能不大便,所以我今天早上特別早起,在別人還沒起來以前去大便。」

.

數十年後,當季羨林已經成為一代鴻儒,中國語言學的第一把手時,他曾向出版社投稿這本日記,希望大家能學習他鍥而不捨的求學歷程,不過出版編輯卻認為裡面汙穢的話語太多了,需要進行刪減,季羨林則說:

.

「我考慮了一下,決定不刪,一仍其舊,一句話也沒有刪。我七十年前不是聖人,今天不是聖人,將來也不會成為聖人。我不想到孔廟裡去陪著吃冷豬肉。我把自己活脫脫地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

季羨林真不愧是扛過文革的真漢子,他的日記就這麼原封不動地出版於華人世界的每一處角落,相信世人在北京大學瞻望他的銅像時,也會想起他擦拭馬桶的背影,因而被他那改過自新的偉大情操感動得痛哭流涕。

.

(仲編補記:以上日記片段都是引用真實史料。我真的很推薦讀者去看季羨林的日記,他幾乎沒隔幾天就鬧笑話,真的是很可愛的一位大師)

52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