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狂人辜鴻銘

民國時期的北京大學分成多個派別,比如守舊派與革新派,文言派與白話派,這些派別往往集中在同一科系,對著另外一個不同的科系互懟互罵,其中又以守舊的中文系,以及洋化的外文系的衝突最具激烈。

.

不過,辜鴻銘是個例外。

.

辜鴻銘是外文系教授,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守舊派,他非常討厭外國人,常和他們爭得面紅耳赤,曾有人問他為什麼要學英文,他說"學好了英文,好去教訓那些西方蠻夷"。

.

當時所有外文系教授都在翻譯外文書,希望能讓本地學生學習一點外國知識,只有辜鴻銘反其道而行,將《論語》、《中庸》翻譯成英文,出版到海外各地。

.

辜鴻銘留著全中國最後一條辮子,平時繞在他的脖子上,顯得格外令人注目,據說在民國成立之初,大街小巷都被政府安排了「剪辮人」,只要逮到人,那就得把你的辮子剪掉,辜鴻銘特地待在家裡數個月,等到風頭過後才悠然而出。

.

除此之外,他的衣裝也很特別,在中山裝與西裝大行其道的民國年間,辜鴻銘身穿一襲傳統馬褂、頭戴瓜皮小帽,就像古裝劇的演員一樣,且由於他不注重打扮,以致衣服油油亮亮,遠看以為是絲綢,近看才知道是乾掉的鼻涕在發光。

.

學生們總是嘲笑他的辮子,而辜鴻銘的回應總是冷冷地:「我的辮子長在頭上,諸位的辮子卻在心頭。」

.

曾有一次,辜鴻銘代表北洋政府出席華府會議,一位外國女士坐在辜鴻銘旁邊,望著這個滿身鼻涕乾、留著長長辮子的中國老頭,一時間興致大發,學著唐人街的破碎英語腔,一字一字地問道:“賴可蘇波?”(like soup?)

.

辜鴻銘望著女士,一句話也沒說,隨後應台上司儀之邀起立致詞,操一口流利典雅的英語,全座為之讚歎不已,掌聲如雷貫耳。辜鴻銘坐下來後,學著那女士的破腔調說:“賴可死皮取?”(like speech?)

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