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天花從此絕跡?疫苗發明的背後故事

☆人物簡介

.

姓名:詹納

性格:富有實驗精神 堅持夢想 愛妻魔人

經歷:消滅天花的傳奇人物 打過疫苗的人都該跟他說謝謝

貢獻:種痘法

重要性:☆☆☆☆

知名度:☆☆

隱藏技能:[無] 因為他把一切都貢獻給了世界

.

「世界上最可怕的傳染病是什麼?」有人可能說是黑死病,有人可能會說是肺結核,因為這兩種病在人類的歷史上,確實造成了大量的死亡數字,但是,這兩種病相比另一種歷史悠久的傳染病而言,那可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那到底是什麼病能夠比黑死病和肺結核更強大呢,這種病,他的名字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天花。

.

相信在國高中的歷史課本裡一定有學過,十五到十七世紀,歐洲展開了一系列向外探索的冒險之旅,後人把這段時期稱之為地理大發現或是大航海時代,受到黃金傳說的誘惑,歐洲國家紛紛派出自己的船隊前往探索未知的新大陸,最後,這群初次探索未知世界的人們,成功找到了他們所謂的新天地,不過,隨著白人船隊的登陸,原本就已經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土著印地安人可就慘了。

.

為了搶奪黃金,白人倚仗著先進的科技,大肆屠殺武器等級還在新手關卡的印地安人,我們所熟知的美洲古文明:阿茲特克、印加帝國等等,都是因為遭白人的侵略而滅亡,後來有人統計,白人踏足美洲後,美洲的印地安人直接從原本未接觸殖民者的兩三千萬減少到十六世紀末的一百萬,中間他們一共死了兩千九百萬人甚至更多,不過,這兩千九百萬的龐大死亡數目,絕對不是白人殖民者單單用兩隻手一刀一槍殺出來的,畢竟成功來到美洲的白人船隊至多也就那幾百人,就算武器再怎麼先進,也總不能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殺人吧,揮劍,扣扳機的手也會酸的,那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美洲如此大量的人口死亡呢,後來根據研究,有很大的一部分,就是「天花」這種病造成的。

.

天花造成美洲人口大量死亡,其實這種論點放到現在已經是老生常談,不足為奇,原本在舊世界(亞非歐)就已經蔓延許久的疾病,讓在這個地方生存的人們多少獲得了一些抵抗能力,可就算有了稍微的抵抗能力,在那個醫療還不發達的時代,天花這種病依然每年都帶走了幾萬人的生命,更何況是生活在新世界,之前都沒經歷過什麼叫天花的印地安人,他們完全沒看過這種病啊,所以根本沒辦法抵抗,只能任由同胞身上莫名奇妙長了奇怪的麻疹瞬間毀容,然後帶著無限的苦痛離開人世,這真的是一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啊!

.

不過往好處想,人類的醫療技術經過了幾百年的發展,如今天花這種足以令印地安人亡國甚至快滅種的病症早已被人類征服,聯合國亦在一九八〇年就宣佈了天花絕跡的消息,然而,雖然天花現在已然消失,可到底是什麼人,做了什麼事致使天花被消滅,背後的秘辛卻很少人知道,所以此篇故事,就是要來介紹消滅天花的幕後功臣──愛德華·詹納。

.

☆很噁心的天花

.

前面閒扯了那麼多,現在總算可以進入正題了,愛德華·詹納是18世紀的一名英國醫生,出生於英國西南的格洛斯特郡,五歲時,他當牧師的父親掛了,幼年喪父的他只好與同樣是牧師的哥哥相依為命,詹納從小就對很多生活周邊的事物感興趣,興趣廣泛的他,尤其喜歡大自然,詹納小時候的那段日子裡,天花這種可怕的疾病正在整個歐洲肆無忌憚的蔓延著,在英國,得了這種病的人更是怎數都數不完,詹納從小就看著某些得了天花的病人全身開始長出難看的麻疹,尤其是長在臉上的,那真是慘不忍睹,就算你原本帥到每天起床都把自己帥醒,遇到天花那最後都得變成全身坑坑疤疤的癩蝦蟆,女生更慘,長天花就準備單身一輩子吧,也因此,詹納每天都彷彿在看災難片,目睹太多慘劇的他立下了志向,決定要找出這種惡疾的治療方法。

.

立誓歸立誓,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童話故事,不是你隨口說「我要滅了天花」,找尋隊友展開冒險,並打敗幕後邪惡的細菌超人就能實現的,要達成這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目標,若沒有一點基礎的醫學知識,那都等於是痴人說夢,所以後來,詹納開始學習各種有關生物學科和醫療的知識,十三歲時更是透過哥哥的贊助,成功跑到倫敦去跟當時的外科名醫盧德洛學習醫術,就這樣,有了名師的日夜教導,二十歲時,詹納已經成為了一名優秀的外科醫師助理。

.

有了這七年來學習到的醫學知識後,詹納總算是離他當初的志向消滅天花更進了一步,不過其實在他學成之後,曾有人建議他乾脆就留在倫敦工作就好,可以賺比較多錢,有錢你還回去那個你家的破村幹嘛啊?,那之後詹納是怎麼回應的呢?,想當然,做為一個有夢想以拯救世人為己任,富有大愛的醫生,詹納最後還是放棄了在倫敦工作發大財的機會,選擇回到家鄉格洛斯特幫助那裡的窮人,開始了他鄉村醫生的生涯。

.

哎呀,故事講到這裡不得不說,詹納這個選擇做的實在太好了,因為根據後來的事實證明,詹納要是沒有回到家鄉,恐怕就會錯失一個可以消滅天花的良機,為什麼這麼說呢,這一切還得從詹納回到家鄉後的事情開始說起。

.

☆牛痘與天花

.

原來,回到故鄉格洛斯特後,詹納從生活在那裡的百姓口中得知一條傳聞:凡是當時負責幫母牛擠奶得過「牛痘」這種病的女工,似乎都對天花有免疫效果欸,原本以為這只是空穴來風的小道消息,但詹納一聽到這個消息,非但沒有先入為主的直接把它否決掉,而是產生了疑問:「難道天花和牛痘真的有種不可告人的關係?」

.

為了解答自己的疑惑,詹納開始了一連串的觀察與查證相關文獻,不久後,詹納認為這條傳聞裡講的是真的,感染過牛痘的女工確實都沒有被天花所侵襲,於是,詹納做出了以下的假設:

.

「牛痘和天花其實是同源的疾病,只是感染的宿主不同,牛痘感染在人身上毒性較弱,所以只要讓人感染到毒性較弱的牛痘就不會得到天花。」

.

觀察、提出問題、參考文獻、假設都做完後,根據科學方法的步驟,再來下一步就是整個研究歷程裡最難的實驗部分啦,一七九六年五月的某天,詹納從一名被感染牛痘的女工身上,刮取了其膿包裡面的萃取物,將之接種到他家園丁的兒子小詹姆士身上,這樣,小詹姆士也感染到了牛痘,不過由於牛痘對人來說毒性較弱的原因,經過幾天的發燒與不適,小詹姆士就漸漸的康復了。

.

康復的兩個月後,詹納又接著進行了整個實驗最高風險的步驟了,那就是接種天花病毒到小詹姆是身上,要知道,當時就連詹納都不知道這個方法有沒有效,萬一沒用,那小詹姆士就會從此與天花相伴並長出滿臉麻疹的醜臉,在此,不得不佩服那位小男孩的勇氣,換作是其他人,還不知道敢不敢咧!

.

回到正題,幫小詹姆士接種了天花的膿包翠取物後,很神奇的,居然真的沒有引發疾病欸,於是,詹納斷定自己的方法是有效的,實驗成功了,之後,為了多次求證,詹納重複上述治療方式,繼續把牛痘病毒接種到其他人身上,並以天花的病毒不斷試驗,證明得過牛痘的人確實不會被天花感染。

.

後來,詹納想要把自己千辛萬苦才得到的實驗結果給發表出去,可發表出去的文章卻屢次遭到退稿,因為沒有人相信一個鄉村醫生有這麼大的能耐,接著,一群說話酸鹼值低於七的鄉民們就對詹納的理論群起而攻之,而這其中,還不乏有那些所謂的「醫界大佬」,他們仗著自己在醫界的崇高地位,否決了詹納的研究成果,還不斷的嘲笑、攻擊他,最後,連教會都跑來參一腳,稱說詹納的牛痘接種法是褻瀆上帝的撒旦諾言,甚至當時的報紙上還盛行著這麼一種說法,稱說接種牛痘疫苗的人身上都會長出牛毛和牛角,當時,這條沒經查證的假新聞極大的傷害了詹納的名譽,許多「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人開始包圍詹納他家,對每個來這裡求診的病患吐口水,罵髒話,更有甚者是直接拿磚頭往詹納家裡丟,可以說這時的詹納,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他花費了無數心力的研究成果,帶給他的,只是惡毒的咒罵和無情的嘲諷。

.

而就在這個詹納被酸民圍剿的危機時刻,有一位女性,他勇敢的站了出來,它就是詹納的妻子凱瑟琳·金斯克多,凱瑟琳原本是一位貴族家的小姐,後來她放棄了貴族的地位和原本衣食無虞的生活,自願跑去鄉下教書,詹納聽到這世界上居然還有人跟他擁有一樣幫助窮人的志向,就跑去拜訪她,後來兩人一見鍾情,志趣相投,遂於一七八八年結為夫妻,此後詹納不管遭到什麼攻擊,凱瑟琳都對詹納不離不棄,守護在他身邊。

.

☆愛情的偉大

.

回到故事內容,那凱瑟琳站出來後,要怎麼捍衛它的老公呢?,原來,事情爆發以後,看到老公陷入絕境,凱瑟琳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的僅有積蓄砸出來幫詹納出版他的書籍,就有點類似自費出書的概念,別人不出那我就自己來,一七九八年,在凱瑟琳的助攻之下,詹納出版了《關於牛痘預防接種的原因與後果》一書,不過事情至此還沒完,接著,凱瑟琳又帶著老公前往倫敦尋求可以認同詹納的名醫,一路上,他們同那群死纏爛打的酸民奮戰,又跟那群自視甚高的庸醫辯論,最後總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詹納的學說終於得到了醫界認可。

.

雖然這段被圍剿的過往很是黑暗,但自從得到了醫界認可後,質疑詹納的人越來越少,由此也可見到,一個好的賢內助對於老公的事業有多大的幫助,風波平息後,詹納跟著凱瑟琳依然選擇了回鄉下住,詹納曾經表示:「在任何地方,只要能看見凱瑟琳的笑容與平安,任何對我的攻擊都不算什麼!」

.

一八一五年,詹納的守護天使凱瑟琳先他一步踏入天國,八年後,詹納也離開了人世,年七十三歲,死前,詹納留下遺囑,希望能和妻子葬在一起,安息在鄉間,聽鳥兒的啁啾;聽小溪的歌唱。

.

詹納去世後,人們為了紀念他的偉大貢獻,給了他一個「疫苗之父」的稱號,一九八〇年,詹納生前最大的希望終於實現了,天花從此再也不復出現在人類的生活中,二〇〇二年,英國廣播公司BBC舉辦了一個票選歷史上最偉大的一百位英國人的電視劇,最後的票選結果出來,詹納被排在第七十八名的位置,除此之外,有關詹納的各種雕像,以其命名的醫院,博物館更是多不勝數,甚至連月球上的隕石坑都有拿詹納命名的。

.

不過,雖然詹納獲得的榮譽如此之多,可對詹納而言,真正的讚賞,那絕對不是這些外在的裝飾,而是在於他窮盡一生去研究的心血真的能造福社會大眾,實現消滅天花的理想。對他而言,或許才是最好的肯定吧!

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