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時期最狂軍閥 張宗昌

提起民國時期的大流氓,人們想到的無非是王亞樵、杜月笙那幾個上海黑幫,其實比起張宗昌來,他們差得遠了。老王是個窮小子,老杜則是坐地虎,而人家老張從北到南,錢多、人眾、地盤大,正經八百地做過山東省主席。時人稱他「三不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多少兵、多少姨太太。同時,他還是個詩人,出版過詩集,請看這首《遊泰山》:「遠看泰山黑糊糊,上頭細來下頭粗。如把泰山倒過來,下頭細來上頭粗。」

.

1881年2月13日是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按照民間「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的說法,貧寒的張家為新生兒起了個小名叫“燈官”,後來他的家教嫌這個名字太鳥,為他起了大名──張宗昌。這家教可真是糟糕,古代中國講求「避諱」,意思就是名字不能與古人一樣的意思,然而這家教居然沒有熟讀歷史,不知武則天那時代也有一個人叫張宗昌,他是武則天的男寵,是個在宮中鉤心鬥角的美男子。有人說,如果不避別人的諱,那便會觸怒其人,遭受詛咒,此生不得好死,但依張宗昌後來當上山東省省主席來看,避諱這東西只是迷信而已。

.

之所以叫做張宗昌,是鼓勵張家昌盛宗族。張家很窮,張宗昌後來回憶說,打小兒不知道什麼是枕頭,經常忍飢挨餓。他放過牛,做過放銃手、酒保等,萬幸還讀過一段時間的私塾。老爹張萬福是個吹鼓手,往來於喜慶及喪事間,他想讓他子承父業,張宗昌卻說:「屁,我才不幹呢!吹那破玩意兒能吹來女人嗎?」

.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今山東雖然是經濟強省,但放在1897年,山東可真是爛透了,地勢爛,土壤爛,環境爛,且常常遇荒年,張宗昌在山東掖縣過得非常不爽,有一餐沒一餐,於是在朋友的慫恿下離開家鄉,闖關東!(闖關東是個專有名詞,山海關以東北是滿洲人的發源地,大清帝國覺得很神聖,所以不給漢人進去,但在清末時期,政府已經管不動人民啦,數百萬至數千萬的農夫趁勢跑到關東,在肥沃黑土的幫助下,順利創造事業)

.

張宗昌在闖關東期間一路流浪,能幹什麼就幹什麼,即使腳底走得冒泡,同行者都陸續回去了,但他仍然咬牙堅持。1899年,張宗昌終於來到了遼東半島,他應招到中東鐵路,當過築路工、裝卸工和扳道工。

.

話說,中國人對中國人總會有些刻板印象,像是以為從上海來的一定是擴老爺,從河南來的一定是土匪流氓,從蒙古來的一定討厭吃青菜,雖然這些印象看似歧視,但以某方面來說,也算是挺具有參考價值罷!山東省的刻板印象尤其出名,如果有人長得特別高,別人肯定張嘴一問:「你是不是山東人?」以孔子為例,他身高長192公分!再舉諸葛亮,他身高190公分!總而言之,山東人長得特別高,特別霸氣,所以看起來特別有領導風範,這大概也是為啥有這麼多成功人士出自山東的原因吧。

.

而張宗昌也受基因影響,也長得特別高,明明兒時受過飢荒影響,身高卻硬是衝到了籃球員等級的一米九。加上他平時寬厚大度,重義輕利,有事沒事就包妓院給好友,還會說一口流利的俄語,備受他人尊敬。(俄語是他在路上隨便學來的,可見他有多聰明,只可惜了家境不好,不然成為大公司老闆不在話下)

.

在遼東半島時期,張宗昌雖然有份安穩的工作,卻是個低賤的苦力工。還好這情況並不長久,靠著一口標準的俄語,他順利應徵上了西伯利亞淘金工作,並深受老毛子信任,一開始就擔任了總工頭!(因為全西伯利亞只有他一個中國人會說俄語)話說當時西伯利亞怪物很多,有事沒事礦場就跑出個普丁大熊,將礦工們咬成肉醬,還好張宗昌當時被俄國佬指定可以配戴槍枝,他槍法出眾,射殺猛獸跟吃飯一樣簡單。張宗昌扮演英雄,在野獸口中拯救出許多勞工,那些勞工倒也衷心耿耿,將他稱做老大,致死效忠!

.

又過了幾年,張宗昌和一幫小弟回到了中國的海參崴,當時海參崴幾乎是北方的小上海,他們在那建立據點,成立了保全組織和黑道組織,一方面收俄國人的錢,以門警的身分替他們雇店。一方面收老百姓的錢,威逼利誘,好不快樂。聰明的張宗昌靠著這種手段,很快便成為了全海參崴最具權威的黑幫老大,黃賭毒全包不提,據說還獨享各大妓院妓女的初夜權。

.

黑道整天打打殺殺的所為何來?無非名聞利養。你再看看老張的境界,錢多少不說,問題是真不在乎:貪污無所謂,被騙無所謂,只要有錢就大家花;女人更是隨取隨用,跟人跑了也不追,稱得上「美女大家玩,混個好人緣」。這樣的大哥誰不跟啊,於是江湖上的兄弟爭相來投奔他。他在新版《大風歌》裡說:

.

  大砲開兮轟他娘,威加海內兮回家鄉。


  數英雄兮張宗昌,安得巨鯨兮吞扶桑。

.

或許是血液裡有天生的叛逆性,辛亥革命爆發後,張宗昌被一革命黨人忽悠了沒幾回,就和胡匪劉彈子聯手,率八百好漢南下上海。可那劉姓“座山雕”不適應革命者的生活,不久便回去了。老張則在人稱"革命瘋子"的陳其美手下如魚得水,先當團長,後做旅長,後來反水投靠北洋軍閥馮國璋,做了師長。有次打了敗仗,張宗昌用軍餉買了十幾個金獅子向曹錕行賄,想東山再起,誰知被吳佩孚嚴詞拒絕,張宗昌一怒之下回了發蹟之地東北,投靠張作霖。

.

最初,張作霖很怕張宗昌,怕他人緣太廣,靠著人脈把自己給拉倒,所以只給了個憲兵營長當,還不讓上前線。誰知在直奉兩次大戰期間,吉林等地有人造反,張宗昌帶不多的人前去鎮壓,兩軍對壘還沒開打,對手便哭著喊著投降了,原來對方是西伯利亞認識的老弟兄。

.

就這麼著,老張迅速搞定了黑吉兩省,還另外收了許多兄弟。張作霖父子對他是一個頭兩個大,要消滅他嗎?不行,沒理由;要讓他繼續留著嗎?不行,將來肯定造反。張作霖不想留他,又不想讓他在後方坐大,只好派他到山東去做土皇帝。

.

在山東經營的這三年,張宗昌橫徵暴斂,罄竹難書,統計起來大概有這幾項"耀眼政績":

.

1.課稅:張宗昌捐稅多達50餘種。

.

2.青島慘案:有次山東紡織工廠工人不滿日本老闆不給加班費,聯合發起大規模罷工,張宗昌不但不挺國人,還還派出軍警,聯合日本紗廠工人鎮壓中國罷工者,造成著名的“青島慘案”,此後張宗昌名聲瞬間下降,“狗肉將軍”“五毒將軍”的外號都是這時候叫起來的。

.

3.軍隊紀律糟糕:張宗昌崇尚數大便是美,所以大舉徵兵,一次徵個幾萬人,才發現沒有軍餉付錢。但張宗昌選擇將錯就錯,不願裁軍,而是種植大麻外銷來瓦解軍餉危機(此舉被張學良詬病,沒想到他後來也染毒了)。張宗昌軍隊裡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槍,連軍服也長年不更新,士兵們一個個蓬頭垢面,還有很多人連鞋都沒有。部隊裏發的一點軍餉全被各級軍官裝入自己的腰包,這樣的軍隊沒有戰鬥力也是可想而知的。不過張宗昌倒是挺有戰術理念的,購買了全中國第一輛裝甲列車,也創始性地採用體格壯碩的斯拉夫人當親衛隊,雖然成效不大罷了。

.

4.張宗昌私生活靡爛:有妻妾42人,其中21人是白人。他曾有一首《無題》,引起了好多人關注:“要問女人有幾何,俺也不知多少個。昨天一孩喊俺爹,不知他娘是哪個?”張宗昌玩弄女人是軍閥中最有名的,只要看上了,立馬帶走,找間房子,掛上張公館的牌子,門口站上倆衛兵,就算他的人了。他的姨太太隊伍中西合璧,號稱“八國聯軍”,

.

5.收留怪人:民國時期風評最差的軍閥當屬孫殿英,他曾盜過慈禧太后的墓,被公幹爆。孫殿英眼看張宗昌這幫人過得挺快活的,也投靠了張宗昌,他後來回憶:跟過的老大多了,感覺跟誰幹都沒有跟著張宗昌順心。

.

老張如此順心如意,當然不能沒有詩作,先來欣賞一下這首《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躂。」夠傳神的吧?還有即興之作《遊蓬萊閣》:「好個蓬萊閣,他媽真不錯。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擺下酒,對海唱高歌。來來猜幾拳,舅子怕喝多!」最牛氣的還得說那首《求雨》:「玉皇爺爺也姓張,為啥為難俺張宗昌?三天之內不下雨,先扒龍皇廟,再用大砲轟你娘。」就這些,竟然編成了詩集,叫《效坤詩鈔》,據說還譯成了英文在海外出版。

.

1928年4月30日,北伐軍三方包圍了濟南城。張宗昌不願投降,竟讓出商埠一帶交給日軍接防,隨後倉皇出逃,由此引發了日軍大肆屠殺中國軍民的“濟南慘案”,他一下子成了千夫所指的孤家寡人,於1930年受到各方壓力,被迫辭職。九一八事變後,張宗昌打著抗日的招牌,企圖東山再起,表示願意戴罪立功,重新擔任山東省主席領導抗日。

.

此時山東省主席是後起之秀韓復榘,韓豈能容下這個心頭大患?張宗昌到了山東,兄弟們自然是熱情接待,韓復榘也給足了面子,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張很是自得,絲毫沒察覺到危險逼近。1932年9月3日下午,張宗昌吃飽喝足,準備帶著倆護衛從濟南火車站回北平,站在車廂門口告別時,突然一聲槍響,張宗昌旁的車廂破了個洞,老張朝聲響處看去,只見一陌生人怒目而視,張宗昌嚇尿了,他掉頭就跑,奔到餐車,又跳車向北,還是沒有跑過命運,被那名陌生人亂槍打死。

.

陌生人是誰呢?是山東省政府參議鄭繼成,他的養父是西北軍閥鄭金聲將軍,在某次戰役中遭張宗昌俘虜,鄭金聲的戰術活躍,兵強馬壯,在戰爭時給了張宗昌許多麻煩,也讓張宗昌對其恨之入骨。很多人勸說殺俘不祥,但老張執意不聽,遊街就算了,還槍斃示眾。他的兒子鄭繼成刺殺成功後,在各界強烈呼籲下,不但被赦免罪刑,還被冠予超高評價,後來參加了抗日部隊,功成名就。

.

張宗昌暴屍一天後,才被收殮起來,令人可嘆。他素來討厭政治人物,只顧自己快活,到頭來還是死於政治算計之下。他有一首《混蛋詩》,說出了心中所想:

.

  你叫我去這樣幹,他叫我去那樣幹。

  真是一群大混蛋,全都混你媽的蛋。

1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