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清末忠臣梁鼎芬與他的辮子

老實說,隨著閱讀清末民初歷史越來越深,我就越來越喜歡那些保守頑固,愚忠一生的知識份子;而越發厭惡表面革命,實際則投機取巧的小人。

.

當然,也包括那些表面看似弱小無助,卻因為慍怒而將依靠傷害更弱者來發泄憤怒的懦夫。

.

黎元洪就是很好的例子。

.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湖北宣布獨立,在群龍無首之下,黎元洪被革命黨人推舉為湖北都督。隨後不久,各地都爆發了武裝起義,清政府在全國的統治岌岌可危,這種情勢讓大清忠臣梁鼎芬深為憂慮。

.

梁鼎芬是何許人也?他是大清傳統的知識份子,曾在豐湖書院、端溪書院、廣雅書局任職院長,後來為了富國強軍,又應張之洞的邀請到湖北興學練兵辦實業,培養了大批人才,黎元洪以前就是梁鼎芬的學生之一,兩人師生關係溫和,處得十分洽當。後來黎元洪離開學堂之後,兩人在業務上仍有很多來往,在當時可以稱得上是佳話。

.

後來,隨著黎元洪的官運逐漸亨達,梁鼎芬也漸漸老去,他選擇將湖北的人脈資源提供給黎元洪,自己則退居二線,在政府部門領了個閒職,由於他早年手不釋卷,藏書眾多,於是閒暇時就在廣州各地建立圖書館,希望能開放自己的所有藏書提供給廣州子弟使用。

.

武昌起義爆發三天後,人在廣州的梁鼎芬,知道昔人學生如今成為叛軍領袖,心急如焚,他放下了建立公共圖書館的工作,希望能運用自己的師生關係,勸降黎元洪歸服朝廷。他致信黎元洪,先以「天恩高厚」勸黎元洪恪守忠孝之道,後又以「張文襄公教公教忠教戰」來感化黎元洪,希望黎元洪能不負自己的苦心栽培,梁鼎芬又警示黎元洪,新軍起義,將導致社會動亂,百姓流離失所,損耗大清國力。

.

在信的最後,為解除黎元洪的疑慮,竟願意把自己的兒子送到武昌做人質保證黎元洪的安全。然而,那時的黎元洪早已非被革命黨人被迫推舉出來的「床下都督」,革命情勢大好,他也被推選為中央軍政府大元帥,權力一把抓,一躍成為中國的頭號人物。也似乎是因為被權力薰昏了頭,梁鼎芬的這封信非但沒有打動黎元洪,反倒成為黎元洪「政治表態」的工具。

.

過了幾天,來自武漢的電報傳了回來,梁鼎芬只見信上,黎元洪竟以高高在上的口吻,對梁鼎芬的迂腐老舊進行了種種譴責。

.

可嘆一代師生,為了自身前途竟反戈相向。梁鼎芬不相信這是昔日處處為人著想的那位弟子所說的話,他以為這就是個幌子,是革命黨人用來欺騙我們師徒關係的計畫,我的徒弟我最了解,他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呢?

.

辛亥革命結束後,中華民國成立。由於梁鼎芬的好朋友──四川總督端方在保路運動中奉命前往鎮壓,後被新軍軍官殺死,梁鼎芬決意趕到武漢為端方籌措喪事,再與已是副總統的黎元洪進行談話。

.

當時,武漢城內剪辮風潮盛行,城門口和一些重要的街道口都有士兵或執勤人員把守,沒有剪辮者不得通行,並配有剪辮隊在交通要道駐守。梁鼎芬是大清的忠臣,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將辮子剪去的,因此,為了保護自己的辮子,梁鼎芬很少外,即便在旅社裡也戴著一頂帽子以防萬一。

.

沒想到,千防萬防,還是防不住自家人。黎元洪的消息很機靈,得知梁鼎芬來到武漢後,竟對部下說:

.

「梁節庵每天戴著風帽,害怕別人看見他的辮子,保護甚周。我打算請他來都督府吃飯,你們乘機將他辮子剪去如何?」

.

同盟會員曹亞伯立刻響應,並自薦來完成這個任務。當天晚上,曹亞伯便以邀請吃飯為由,帶著幾個人來到梁鼎芬所住的旅社拜見梁鼎芬,經過簡單的問候後,開口便說:「天氣太熱了,不要太過拘禮,還是脫掉帽子吧。」

.

梁鼎芬知道 曹亞伯不懷好意,便對其不予理睬。哪知曹亞伯趁機迅速走到梁鼎芬的身後揭去風帽,梁鼎芬心知不妙,趕緊用雙手遮住髮辮,曹亞伯的一個助手拿著剪刀衝上來,準備動手,梁鼎芬順勢倒地,兩手緊護髮辮,以頭撞擊地板,極力反抗。

.

曹亞伯的另兩個助手見狀趕緊上前,反扣梁鼎芬的雙手,持剪者迅速在梁鼎芬的頭上一刀將他的辮子剪了下來,又連剪三刀,梁鼎芬不多的頭髮也被剪成了荒山禿嶺。剪完之後曹亞伯及其助手隨即呼嘯而去,梁鼎芬則趴在地上大哭不止,他的學生等人在一旁勸說半天,方才止住他的哭聲。

.

受此奇恥大辱,梁鼎芬當晚就離開了武漢,從此終生未再與黎元洪有聯繫。

9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