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著名自殺攻擊:銀錠橋事件的來龍去脈

說到汪精衛,大家眼中大概會浮現出一個"大漢奸"的形象吧?畢竟國民黨、共產黨的史觀中,他就是一名罪人。頻頻不與蔣介石、毛澤東合作,反而跟他對著幹,又不好好打日本,反而投敵日本,作了「賣國賊」,這讓兩黨不得不將他塑造成一位可恥之徒。唉!說來心痛,現今所閱讀的史料都曾遭到政治汙染,像是乾隆修《四庫全書》時,毀的書比修的書還來得多!希特勒更是將除了日耳曼經典的書籍全部燒掉,好讓自己的民族主義能千秋萬世!今天仲子編就來拋開舊有史觀,以一個漢奸的角度觀看歷史。

.

1883年,汪兆銘在廣州誕生(他那時還不叫汪精衛喔,精衛是他後來的筆名),他的父親汪椒是一名師爺,當年六十二歲(這麼老還能生,實在甘拜下風),更奇葩的是,由於師爺這個工作有油水刮,衣食無缺的汪椒一共生下了10個孩子!媽呀....這到底怎麼生的阿,話說汪椒一共有兩任妻子,一個叫盧氏,一個叫吳氏,其中盧氏就是因為生太多而變得孱弱,最終得到流行性感冒而死的,可以說,盧氏是被汪椒給活活生掛的。

.

汪兆銘的出生撼動了汪家:「挖靠,他也太聰明了吧!」汪兆銘5歲就會認字,8、9歲就會讀書,且異常的孝順,由於汪椒有老花眼,看不清書上的小字,汪兆銘便說:"看不到,聽不就得了?"一把抓走汪椒的詩集,琅琅上口的念了起來,無形中培養出了出色的口才(各位有沒有內疚自己還不如個漢奸孝順呢?)

.

後來汪椒掛了後,汪兆銘寄人籬下,來到了大哥的家中住下,大哥汪兆鏞如其名,是個庸才,也是個北爛人,自以為當上師爺了不起,經常責罵汪兆銘,甚至將正在讀書的汪兆銘拖去補習班,要他當老師貼補家用。

.

還好這些舉止並沒有埋沒了汪兆銘的才華,在21歲那年,他在廣州的一場大考中擊敗了上萬名學生,成為了最精銳的50名同學,大哥都不敢欺負他了!反而為了迎合他而幫他找了個美人當未婚妻,廣州政府看這50名同學怎麼這麼屌,於是派他們前往日本留學,而且還是公費留學耶!一個月可以獲得30塊日幣的生活費!(當時日本上班族的月薪只有20~30塊,大清出手可真闊)

.

汪兆銘所待的大學名叫日本法政大學,學如其名,法政大學所著重的就是西方法律、西方的政治體系,汪兆銘在那裡開始學習盧梭的《民約論》、孟德斯鳩的《萬法精神》,斯賓塞的《政治進化論》,這些西方的民主政治思想使汪兆銘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他想說:「西方這麼屌,我們中國怎麼這麼爛?我們該如何想辦法跟上西方呢?」

.

不知是命運的注定,還是十足的運氣,一九○五年七月,孫中山從美國再次來到日本,汪兆銘召集一大群廣東同鄉一起拜訪孫中山,在親耳聽完孫中山的革命理念後,汪兆銘腎上腺素暴增,心裡想著:"這是唯一的救國良藥!"當天汪兆銘立即加入了興中會,並如同著魔般的在之後的這段日子頻繁進出興中會,做了超多汗馬功勞,譬如汪兆銘在法政大學有超多中國朋友,他靠著一張嘴就把那些人說服加入興中會了(應該說,整個學校的中國校友都是他朋友了,原因離不開一點:他長得超帥,是那種帥到男生也會主動跑來搭話的那種帥,是帥到明明之後投敵遭到辱罵,但還是有人將他評選為民國四大美男之首的那種帥。)

.

在興中會與華興會、光復會等革命團體一同合併成同盟會後,同盟會創立了執行部、評議部、司法部,也就是後來的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汪兆銘因為之前拉攏到一大堆革命志士,功不可沒,因而高票當選為評議部部長,那時汪兆銘才二十二歲。

.

話說當時汪兆銘雖然擔任評議部部長,但這個職位卻是個閒職!你想想,國家都還沒創立,你創立個立法院做甚麼!這不是冗官甚麼才是冗官!還好汪兆銘也有自知之明,覺得自己太閒了,必須找事做,正好當時同盟會開始創辦《民報》刊物宣傳革命,很缺文筆好手,於是汪兆銘就加入其中之一的編輯囉!而當時汪兆銘怕說自己的真實名字外洩的話,廣東的大哥汪兆鏞等人會遭受《大清律》"敢造反就株連九族"的迫害,於是起了個筆名,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汪精衛拉!!

.

汪精衛就開始在《民報》上頭發表文章、宣傳革命啦,喔不,我不應該用"宣傳革命"這個詞,他發表文章的主要目標並不是宣傳革命,而是和"保皇派"成員梁啟超等人一起互嗆,雖然嗆得文謅謅的,而且把演化論啥的高技術文章都給套進去嗆人了,但撥雲見日,看起來就像這樣:「大清爛爆了!」「不!你們同盟會才爛!你們全家都爛爆了!」「你們溥儀是個死屁孩!」「你們孫中山是個小肥宅!」哈哈,老實說汪精衛的舉動照今天看來,有點像FB裡頭喜歡匿名嗆人的死肥宅,不過人家文筆好,罵人不帶髒字,而且人家帥啊~光是這個就高人好幾截了。

.

說到帥,人家汪精衛可真是名副其實,胡適曾說:「我若是女人一定死心塌地的愛他,我是男子.......我也愛他。」徐志摩說:「他的眼睛圓活而有異光,彷彿有些青色,靈敏而有俠氣。」就連政敵李宗仁都曾說:「汪兆銘儀錶堂堂,滿腹詩書,言談舉止,風度翩翩,使人相對,如坐春風之中。」看來民國四大美男之首可不是叫假的。

.

另外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汪精衛南下南洋發起革命演講時,一位名叫陳璧君的富二代胖妞在台下看著他的俊俏臉龐心動至極!臉紅得跟甚麼一樣!之後就是老套的女追男情節了,汪精衛是革命成員,陳璧君就加入革命,汪精衛想要做啥,陳壁君就跟著做啥,汪精衛似乎也對她產生好感,不過由於良心作祟,他在革命結束前,始終沒有碰過陳璧君一根指頭,汪精衛曾對她說:「革命家生活無著落,生命無保證,革命家結婚必然陷妻子於不幸之中,讓自己所愛之人一生不幸是最大的罪過。」汪精衛發誓說:「革命不成功就不結婚」。然而汪精衛越說不結婚,癡情的陳璧君反而越愛汪精衛。

.

1908年冬發生了超多大事, 慈禧掛了,光緒掛了,毛都還沒長齊的溥儀被丟上了皇位,以及.......同盟會分裂啦!!

.

剛剛說到,同盟會是由三大派系構成的,革命資格最老的孫中山興中會、人數最多的黃興華興會、以及知識份子最多的蔡元培光復會,當然,這麼多幫派擠在一塊兒,總會有些矛盾、有些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像是光復會成員陶成章(他是仲編我這輩子最看不起的歷史人物),由於他是民報的總編輯,經常使用一些金錢伎倆來找孫中山麻煩,說:「民報的出版經費不足啦~老孫快給錢來!」孫中山在1907、1908年發動了五次起義,耗費了超多錢錢,這時早已經變成空殼了,孫中山說:「我好窮阿,最近還籌不到錢,不然我給你我的錶好了。」隨後把錶交給陶成章,但陶成章收了錶後,卻胡亂道:「孫中山不給我錢錢!一定是他貪汙啦!」隨後寫了篇《孫文十四大罪狀》討罰孫中山,然後召集光復會成員一同來嗆孫中山,搞得同盟會徹底癱瘓,連《民報》都沒辦法出刊啦。

.

這時,同盟會的死對頭,保皇派成員梁啟超趁著同盟會癱瘓之際,來了招火上加油,發了篇超嗆文章,把孫文嗆了個遍體麟傷,裏頭這麼說道:「徒騙人於死,己則安享高樓華屋,不過遠距離革命家而已」。這實在是嗆爆了!一拳正中要害!搞得同盟會分裂越演越烈,在「遠距離革命家」批判和「汙衊貪汙」的夾攻下,黨內黨外對革命灰心和懷疑的人士大量出現,同盟會一時間陷入失敗的邊緣。這時,汪精衛出來拯救世界啦!

.

汪精衛不忍心看到同盟會形同散沙:「難道他們都忘記加入同盟會是為了犧牲自我成就共和嗎!怎麼會為了區區幾枚銅板吵得不可開交!」在這種情況下,汪精衛決定犧牲自己,主動提出自己去北京刺殺清政府高官,用鮮血來喚醒同盟會成員對於革命的最初熱忱,用鮮血來證明同盟會的領袖不是貪生怕死的「遠距離革命家」!

.

在行刺高官前,汪精衛印製了最後一期《民報》,上頭表露出了內心真實的想法:「現在中國人民正如饑泣的赤子,正在盼等吃革命之飯。但燒熟米飯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燒自己化為灰燼,把自己的熱移給了米,才使生米變成熟飯;釜則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所以革命黨人的角色有二,一作為薪,為薪的人需要奉獻的毅力,甘心把自己當作柴薪,化自己為灰燼來煮成革命之飯;二作為釜,為釜的人需要堅韌的耐力,願意把自己當作鍋釜,煎熬自己來煮成革命之飯。」隨後給自己的好友胡漢民寫了個信,上頭是行血字:"我今為薪,兄當為釜。"

.

之後汪精衛開始招募:「誰願意和我一起歸國玩自殺攻擊!跟我一塊送死來喚醒同盟會的初衷呢!」結果人人怕得要死,響應的人不多,只有富二代胖妞陳璧君(就是剛剛說的癡情女)、和汪精衛一起寫文章的民報同事黃復生、以及在同盟會是重量級存在的喻培倫(重要的原因是他超會做炸彈的,汪精衛要搞自殺攻擊的炸彈就是他做的)(其實還有些人啦,不過不重要,無視吧!)幾個人浩浩蕩蕩的跑到廣州想幹掉水師提督,但失敗了,隨後北上跑到華中地區想幹掉兩江總督,但失敗了,最後汪精衛想說:"要死就死!要玩就玩最大的!"他們打算直接跑去防衛最為森嚴的京師地區刺殺攝政王載豐,掀起更大的革命波瀾!

.

跑到北京後,汪精衛等人化裝成幾位攝影高手,開了一間名為"守真"的小照相館,開相館有兩個好處:研製炸彈時飄出化學藥劑味不會引人懷疑,暗室可以偷偷研發炸彈。

.

汪精衛等人開始偵查醇親王載灃的行蹤,話說這載灃還真容易刺殺,行程都不會變的:每天早上八點出王府,他的車隊會經過一座小橋銀錠橋,之後來到辦公室辦公。銀錠橋環境非常僻靜,附近又有一條陰溝可容藏身。於是汪精衛決定事先將炸彈埋在小橋下,汪精衛自己藏身於陰溝裏,待載灃過橋時用電線引爆炸彈,和載灃同歸於盡。

.

終於到了一九一○年三月三十一日深夜,黃複生和喻培倫前往銀錠橋埋炸彈,留下汪精衛和陳璧君兩人。陳璧君知道汪精衛明天將在爆炸中和載灃同歸於盡,這將是他們兩人最後的一夜。一整個爆哭,汪精衛本想找一些話安慰她,可是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汪精衛內心是深愛陳璧君的,他也知道陳璧君同樣深愛著他,但汪精衛越愛陳璧君,就越不願看到陳璧君為了他而失去一生的幸福。汪精衛努力壓下和自己心愛之人的生死離別之情,只是拉著陳璧君的手默默無語,讓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

突然!喻培倫匆匆跑進來說:「大事不好,有人看見我們埋炸彈了」,不久黃複生也跑回來說:「員警已經發現我們的炸彈了」。

.

本來他們以為在寒冬的夜晚人跡稀少,在寒冷的深夜行事不會有人發現,可惜有位大叔肚子不舒服,家裡的馬桶又壞了,於是提了個燈籠打算跑到銀錠橋旁拉屎,蹲著使勁後,大叔燈籠一往下照,想看看自己的「成果」如何。不過卻看到了兩位陌生面孔抱著炸彈,弄著電線,看似神色鬼怪,於是在拉完屎後跑去報警了。

.

黃複生和喻培倫剛埋好炸彈,忽然看到從附近閃出一個黑影跑走,立刻意識到他們的行動被人偷看到了。於是喻培倫先跑回去向汪精衛報告,黃複生則在附近監視。不一會兒那個男人帶著兩個巡警前來,一位巡警跳到銀錠橋下,發現了炸彈。「唉....果真被發現了嗎?」黃復生失望歸去。

.

遭到發現後,行刺小隊開了場會議。炸彈大王喻培倫說:「快逃出國阿幹!要被抓了喇!」汪精衛說:「清廷辦事效率爛爆了,員警未必能查出來是我們幹的,但以防萬一,你們還是出國吧。」陳璧君:「那你怎麼辦?」「我要留著,照相館總要有一人繼續待著才不會引人懷疑。」陳璧君十分不捨,執意要與汪一同留在北京,此時黃復生表示:「璧君你父母健在,不能做這事,我願意與兆銘一同留著,請妳放心。」汪精衛:「謝謝你,復生。等到各位出國後,麻煩培倫去東京買炸藥,璧君則去南洋籌款,希望各位行動順利,期待下次革命成功。」

.

陳璧君、喻培倫在當晚在黑夜的掩護下逃離北京,而汪精衛和黃復生繼續顧店,第二天,北京各大報紙都登出了銀錠橋下發現炸彈,有人想行刺攝政王的新聞,不過新聞卻把矛頭指向皇位繼承問題,絲毫沒有說是革命人士幹的。使汪精衛更加放心,打算繼續待在北京,等新的炸彈運來後在搞一次自殺攻擊。

.

然而,汪精衛等人卻中了清廷的計謀。清廷員警發現炸彈後,立即明白是革命黨所為。為了防止暗殺者們逃跑,清廷故意向新聞界放出朝廷內部暗鬥和兇手已經捕獲的小道消息,使暗殺者們安心留在北京。一九一○年四月十六日清晨,員警衝進“守真照相館”,將還在睡夢中的汪精衛和黃複生一舉抓獲。

.

至於汪精衛的下場會是如何?我們下集待續拉~~~~

1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