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屆六中全會刺殺事件始末

各位讀者大家好啊,我是仲編,又來到了久違的說故事時間了。一直以來,咱粉專幾乎都是以幽默文筆來撰寫文章,以此貫徹說書人的意識,但久而久之,這也多少限制了我們對於歷史研究的更上層樓。怎麼說呢?說書著重於故事性,而較忽略了研究性,因此在撰寫故事時,就比較傾向於"將史實用白話幽默的方式呈現",而非"將史實蒐集成一派正式學說了",所以今天粉專又創立了個"認真系列",這系列的歷史文章都是小編們研究了超久才敢撰寫出來的文章,裏頭的每一句話都是有史料驗證,學術到爆炸。總而言之,讀者之後只要看到封面上有"認真系列"四字,就代表這期文章會特別嚴肅囉。

.

汪精衛可能是仲編這一生研究最徹底的歷史人物了,他實在太有趣了,年輕時慷慨豪放,還曾抱著炸彈想跟滿清攝政王同歸於盡過;中年時則寫詩成癮,創作了好多首藝術涵養極高的詩詞(當然,由於他後來投敵後名聲不好,所以很少人願意去研讀他的詩,所以自然很少人知道他文學的一面了),晚年時則跑去當所謂的"漢奸"了,被社會輿論弄得抑鬱而終。由於政治因素影響,很少人願意觸碰汪精衛的史料,仲編看準了這點,蒐集了超多資訊整合在一起,完成了這篇史料。今天就來說說他在第四屆六中全會時,被激進人士刺殺的事件吧。

.

。風平浪靜的開會上午

.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這天是國民黨第四屆六中全會的正式開會日期,清晨八時左右,參加會議的百餘名國民黨中央委員身穿西裝、馬褂等正式裝扮,乘車前往紫金山南麓的中山陵拜謁孫中山的陵寢,然後返回位於湖南中路的中央黨部舉行開幕式,不料原開幕式主持人應故未到,汪精衛被臨時推選為開幕式主持人,憑藉著天生的口才,汪精衛在沒有閱稿的情況下,在台上毫無支吾,慷慨激昂道:「今當開會之際,所能報告者,便是精誠團結精神,永遠不散。我們對於國難之痛心,增加了我們無限的努力,我們決心以無限的勇氣,來擔負這責任,來謀國難之解除。」開幕式結束後依照舊例,全體中央委員要合影留念,方可正式開會。在聽完汪精衛的演講後,委員們三三兩兩邁出會議大廳。這些中央委員們聚集到中央黨部門前,在攝影師的調動下分成三排,以官位高低分別站在中央黨部三個階梯上準備列隊合影。汪精衛站在前排偏中,他身邊的一個位置是留給蔣介石的。

.

然而,蔣介石的位置卻是空的。中央委員們頗不耐煩的在台階上頭等待了十餘分鐘,蔣還是遲遲不到,這可讓汪精衛著急了,一打聽才知道,蔣介石見會場秩序太糟,不願出席,還在中央黨部的二樓休息室裡坐著(一說為汪精衛親自上樓質問蔣介石,但在查閱時人回憶錄後,作者發現明顯不符合史實,經查證後,這一說法是從電影《刺殺汪精衛》而來的)總不能因為一人缺席而白白讓記者撲空,汪重新排列補齊了蔣的位置,照舊拍照。在汪精衛以及中央委員的面前的十多名新聞記者這時皆已經架好相機準備拍照了,其中有位記者特別顯眼,他的年齡約有三十歲,身材結實,眼睛銳利,身穿一件藏青色西服,清灰色人字呢大衣,他並沒有攜帶照相機,左手拿了一本記錄用的小冊子,右手則不時掏向口袋,他望著中央黨部門前,好像是在等待蔣介石的出現。他的名字叫孫鳳鳴。

.

。刺客孫鳳鳴

.

隨著數道鎂光燈此起彼落,九時三十五分,合影完畢。中央委員們放下嚴肅的面孔,吵雜的亂動,對著彼此相互握手問候,轉身向大廈走去,準備參加預備會議。突然,孫鳳鳴跨過了記者護欄,從西服大衣中掏出了一把左輪手槍,對準了正在頭排正要轉身前往會議室的汪精衛高呼:「打倒賣國賊!」三響震耳的槍聲,汪精衛感到劇烈疼痛後忍不住摔倒在地。這三發子彈彈無虛發,一發射進汪精衛的左眼外角下顴骨,一發打入了左臂,一發從後背射入第六、七胸脊柱骨旁。

.

槍響之後,不論在會議旁管理秩序的憲兵,還是汪、蔣的衛士全都愣住了,不知如何應對,居然忘了自己手底下還有桿槍。這時在場的國民黨要人也嚇得魂飛魄散,四處逃竄。坐在椅子上的張靜江嚇得連滾帶爬縮成一團,孔祥熙拼命鑽入汽車底下,把長袍馬褂都扯破了,以只見張繼一人往反方向直衝,迅速跑到孫鳳鳴背後,將他攔腰抱住,使其無法瞄準,還站在第三臺階的張學良見刺客依然死活拿著左輪,也上前幫忙,由於他之前學過武術,腳一踢,孫鳳鳴緊握的左輪就脫離飛天了。讀者可能會問:張學良不是汪精衛的仇敵嗎?怎麼救了他呢?他在後來這麼解釋:「人皆說我多寬容,不計與汪精衛的隙怨,實際上,救汪只是剎那間的事情,是一秒鐘的事情,是瞬間反應,哪還想那麼多?」

.

等到張學良踢掉手槍後,汪精衛的衛士才回過神,急忙掏出駁殼槍(C96)還擊,孫鳳鳴頓時胸中二彈,倒坐地上,陳公博這時大喊:「別再打了!我們還要問口供。打死了,哪裡得憑據?」但是刺客依然反抗激烈,又有幾民中央委員也湊上來壓制孫鳳鳴,孫還是反抗激烈,弄傷了幾名中委,使得中委們惱火了,圍起來踹他、踢他,本來他的槍傷是不嚴重的,但在中委們一人一腳之下,他不但喪失了抵抗,還因而性命垂危。

.

。有理說不清的蔣介石

.

孫鳳鳴解決之後,中委們紛紛前來按住汪精衛的傷口,這時的汪精衛斜躺在地上,左面頰因為下顴骨的那發子彈導致血流滿面,右面頰因為嚴重失血而逐漸變得慘白,身上的西裝及內衣也因兩處槍傷而染得鮮紅,汪精衛的老婆陳璧君跪坐在汪精衛的身旁,把著汪的左脈搏,眼淚掉落到了汪精衛的手臂上,她說道:「四哥,你放心罷,你死後有我照料兒女。革命黨反正要橫死的,這種事我早已料到。」陳璧君一生潑辣,難得露出了感性的一面,與汪精衛作最後訣別。這時蔣介石也下來了,原來他一聽見槍聲後便馬上穿起軍裝,準備下樓關切。蔣來到了汪精衛身邊,屈著一條腿把著他的左手,汪說道:「蔣先生,你今天大概明白了罷。我死之後,要你單獨完全負責了。」蔣只說:「不要緊,不要多說話。」陳璧君這時又多想了,她認為蔣介石之所以遲遲不來,就是因為知道此事,而叫汪不說話,只是怕汪說出蔣介石行刺的事實,因此憤然怒言:「蔣先生,用不著這樣做的,有話可以慢慢商量,何必如此!」蔣介石頓時無言以對,顯得十分尷尬。

.

其實在這局面裡,不用陳璧君大罵,中委十有八九應該都會誤認為是蔣介石作的,像是汪精衛的心腹陳公博就曾回憶:「我那時非常之焦悶,也悲憤,那時如果有一根手槍在身旁,也許打一個人,但也奇怪,我時時都攜有手槍的,唯獨這一天沒有帶。」裡頭寫到的「一個人」,不可能是刺客,這樣一來就不用用「一個人」這麼神秘的字句來帶過了,是蔣介石沒錯。而蔣介石也明白大家的猜忌,為了證明清白,蔣介石特地召集了特務隊的負責人大罵:「你們每月花了幾十萬,就幹出這類好事嗎?限你們三天之內,把兇手緝獲,否則要你們人頭!」

.

。事件後的發展

.

汪精衛在中彈後二十餘分鐘救護車才趕來,載走汪孫二人至南京中央醫院。由於孫鳳鳴使用的子彈彈頭是為土造子彈,品質不好,並沒有造成嚴重的停止作用(stoppingpower),血很快就止住了。另一方面,孫鳳鳴被射中的為九毫米毛瑟手槍彈,雖然這種子彈威力不大,但初速極快,造成了兩處穿出傷害,而這並不是主要死因,讓他致命的是之後被中委踢得內臟破裂,內外出血過多,才導致危在旦夕。就南京當局者為從其口中獲得線索,醫生為了保住孫命,每小時得需注射強心針十次左右。《我在蔣介石與汪精衛身邊的日子》的作者臧卓眼看孫鳳鳴已經日薄西山,危命旦夕,在彌留之際臨時朝開口供:

.

(前略)問:孫鳳鳴,你這次行動,有什麼目的?雖然失敗,明天報紙登載,你立即成為「英雄人物」了,你滿意嗎?

答:失敗了還能滿意,豈非滑稽?

問:這次行動,想已策畫了好久,何人主謀?何人協助?想你已經知道自己身受重傷,康復的希望很少,那些人逍遙法外,你倒無謂犧牲了,想想何等冤枉?

答:我認為冤枉的是不能全部辦到,只打中了汪精衛一人。

問:你的目的還想行刺些什麼人?

答:目的在蔣汪二人一併解決,今日不見老蔣出來,可惜可惜!(實則不然,依照後來的調查發現,孫鳳鳴是僅想刺殺蔣一人的,只不過因為蔣不在而退求其次,臨時改為刺殺汪精衛。)

問:哪個人主使你要這樣幹呢?

答:是你。

問:別開玩笑了,我和你素不相識,怎能主使你呢?

答:蔣汪兩人,身負國家興亡重責,對日本歷年接連不斷的侵略行動,只事妥協,不想抵抗,凡是中國人都切齒痛恨。你是中國人,所以也是要我動手的其中一人。

問:你的愛國熱忱,佩服佩服,不過蔣汪兩人倘使真為你一併解決了,那以後由何人來領導抵抗日本的侵略呢?

答:可請放心,屆時自然會有人來領導。

問:請詳細說明,屆時會有何人來領導?

答:我不是主持國政的人,無從猜忌,不過我敢相信,絕不是你或著是我。

.

審訊到此時,孫鳳鳴突然傷處劇痛,無法表達言行,經過多次搶救後仍回天乏術,於隔日宣告死亡,年僅三十歲。經過國民政府一番調查後,發現他曾任十九路軍排長,行刺前的身分為南京晨光通訊社記者,是受斧頭幫幫主王亞樵資助行兇的,軍統局藉著這些資料逮捕了一百多位可能與刺殺事件相關人士,有一半遭到槍斃示眾,如孫鳳鳴之妻崔正瑤、斧頭幫幫主王亞樵便是其中二人。

.

。汪精衛的傷勢

.

汪精衛的傷勢雖重,但所中的三槍並非致命傷,血很快便止住了,過了幾天後,南京中央醫院召集了當時中國各地名醫們前來開刀,試著將左臂、左頰、後背的子彈取出,不過當時中國醫療技術不夠成熟,只把最簡單的左臂子彈給取出了;後背開刀後找不到子彈,擔心深入尋找的話會導致癱瘓而作罷;而左頰雖然找得到,但有可能傷及面部神經,也作罷了。

.

汪精衛曾在中央醫院接受記者採訪,表達了心中想法:「竊思本人生平並無私仇。而最近數年,承乏行政,正值內憂外患重重煎迫之際,雖殫心竭力,而艱難周折,外間何從得知?倘因此誤會,致生暴舉,於情不可無原。擬懇請國府,將牽連犯人從寬赦免。」有趣的是,記者才訪時正值中午,是午餐的時間,那時汪精衛的頭部傷口還在隱隱作痛,下顎沒辦法用力咬食,但見記者有意拍照後卻呼來了午餐,並不豐盛,是一盤小西餐,汪精衛隨後椅著枕頭程半坐半躺姿勢,左手拿叉右手拿刀,還不忘放了片餐巾在胸前,故意不看鏡頭專心切食物,好像是在向國人表達本人身體平安,勿需擔心之意。

.

汪精衛被刺,舉國上下無不喝采,但身為當時輿論界最具影響力的胡適卻不然,他不僅專程看望遇刺的汪精衛,還公開力挺汪精衛,發文表示:「近兩個月之中,汪精衛院長被槍傷於南京,唐有壬次長遭慘死於上海,他們的愛國心本是無可疑的,他們的為國事任勞任怨的精神也是將來史家一定原諒讚許的。」然而國內主戰意識濃厚,胡適的幾句論話始終無法得到國內對汪的諒解。

.

。苟活三十年,還是健全的十年?

.

汪精衛被刺受傷後辭去了行政院長和兼任的外交部長,離開南京前往歐洲療養,並憑藉著德國醫療技術的幫助,順利將左頰子彈給取出,而背部子彈的位置實在太尷尬了,就當時最先進的技術也極有可能導致癱瘓,因而收手。德國醫生取出左頰子彈後做了簡單的化驗,發現其使用子彈居然是鉛彈頭。鉛是對人體有害的,更何況背部這顆子彈將會長期待在身體裡面,有可能永遠無法去除了,據說那位醫生盤算了一下,表示:要是不冒險去除後背鉛彈,汪先生及有可能在十年後中毒而亡。汪精衛認為自己已經五十二歲了,最多在活三十年,而政治生涯最多再十年,何不如用十年的身體健全的政治生活來換取三十年的癱瘓苟活?汪精衛決定留著這顆子彈。

.

汪精衛的行政院長和兼任的外交部長分別由蔣介石以及與蔣理念相近的張群接任。此後蔣介石的勢力不僅在政府方面和軍隊方面,在黨的方面也增長起來。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日至七日召開的國民黨五屆一中全會上,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為胡漢民,蔣介石為副主席;最高決策機關的中央政治會議主席則為汪精衛,蔣介石亦為副主席,但胡漢民和汪精衛都在國外養病,實際國民黨已由蔣介石一手操縱。

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