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的嘴砲式友誼

蘇軾在被貶黃州的這段期間,放下了自身對於政治地位的汲營,變得平易近人了,時不時還會說出一些頗冒犯人的笑話出來,就跟普通市民一樣。當時杭州有個史學家叫劉攽,他雖有才但不注重形象,性詼諧,好與人開玩笑。他晚年經常中風,因此臉型長得特別怪異,鼻子都下塌了。這天蘇軾同朋友一道拜訪他,文人們相見難免又要聯詩唱文,互相打趣。蘇東坡對着劉攽大聲道:「大風起兮眉飛揚,安得猛士兮守鼻樑!」這可稱得上是自史料紀載以來第一個地獄梗了。

.

蘇軾結交的朋友很多,但在諸多朋友中,蘇軾與佛印法師的友誼最令人津津樂道了,蘇軾是一位政壇上的耀眼新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佛印法師也算是頗具知名,這多少是因為沾了點蘇軾的光彩,但他本人還是很有才華的,佛印對佛教的那些規則看得很開,雖是出家人,卻不避酒肉,而且燒得一手好豬肉,蘇東坡有一詩「遠公沽酒飲陶潛,佛印燒豬待子瞻」,就是描寫佛印煮菜候客。

.

蘇軾和佛印的共通點很多,平時二人在佛學、文學上總不忘相互切磋,但當時蘇軾還不成氣候,總是讓佛印禪師佔盡上風,蘇東坡心裡總覺不是滋味,所以百般用心,想讓佛印下不了台。一天,兩人相對坐禪,蘇東坡一時心血來潮,問佛印禪師:「你看我現在禪坐的姿勢像什麼?」佛印禪師說:「像一尊佛。」蘇東坡聽了之後滿懷得意。此時,佛印禪師反問蘇東坡:「那你看我的坐姿像個甚麼?」蘇東坡毫不考慮地回答:「屎!你像一坨屎!」佛印面對這種屁孩舉動,只微微一笑,雙手合十說聲:「阿彌陀佛!」

.

蘇東坡回家後,很得意地向妹妹炫耀,說:「今天總算佔了佛印禪師的上風。」蘇小妹聽完原委,卻不以為然地說:「哥哥!你今天輸得最慘!因為佛印禪師心中全是佛,所以看任何眾生皆是佛,而你心中全盡是污穢不淨,把六根清淨的佛印禪師,竟然看成一坨屎,這不是輸得很慘嗎?」蘇東坡自責不已,恨不得把頭鑽進地底。

.

有次蘇東坡又想作死,戲謔佛印的光頭,故意喊道:“禿驢要往那兒走?”佛印回他:“東坡吃草”。表面上蘇東坡是問驢到哪裡去了,其實是在戲謔和尚的光頭;而佛印回答,好像是說那頭驢在東坡吃草,其實是回謔蘇東坡,一語雙關。

.

除此之外,他們倆人還曾鬧過"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的知名笑話,相信各位讀者們都曾略有聽聞,佛印那招真狠,嗆得蘇軾啞口無言,把那高不可攀的文學界地位都嗆得崩壞了。

.

不過,佛印畢竟是凡人,總不可能永遠完美無缺,總是有幾次讓蘇軾贏得上風。有一天,佛印煎了魚準備下酒,正巧蘇軾來訪,佛印似乎有點餓了,不想要和蘇軾共享魚肉,便將魚藏在大磬(木魚)下。進了門的蘇軾聞到魚香,卻不見魚,循著味道找去,才知道佛印把魚藏在大磬下。蘇軾不動聲色,只默默看著佛印,一會兒才緩緩說︰「今日特來向大師請教,『向陽門第春常在』的下句是什麼?」佛印奇怪為何有此一問,卻也不加思索隨即說出︰「積善人家慶有餘。」蘇軾撫掌大笑︰「既然慶(磬)有餘(魚),那就積積善,拿出來共享吧!」(據史料記載,佛印好像真的很貪吃,有次蘇東坡和黃庭堅做麵餅時,還特別商量好不告訴佛印,雖然佛印後來還是知道了,順手幹走了兩塊大餅。)

.

與佛印情同莫逆的蘇軾,對佛印又魚又肉,而且出身顯貴,進了佛門卻是禪機盎然,有說不出來的戲謔心態,屢屢總想要讓他破戒返俗。有一天,兩人同遊鎮江,晚宴時,蘇軾故意把佛印灌醉,隨後上演了一場惡作劇,蘇軾在扶他上床睡覺後,邊笑邊跑地走回宴會場所,給演奏琵琶的美女一包銀兩,請她陪佛印同床,但不入身。翌日早晨佛印睡醒,見同床有一美女睡得很沉,嚇都嚇死了!吃魚肉可以,但是做這種不可描述之事,佛印可沒辦法啊!他急忙穿上衣服,走出臥室,詢問旁人自己昨晚是否衝動了,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蘇軾搞鬼。

.

後來蘇軾被貶嶺南之後,居於蠻荒之地,物質生活極度貧乏,而且沒有佛印等友人陪伴,日子寂寞且無聊,但他依然能自得其樂。就古代來講,荔枝只能產於南方邊疆,很難送到華北,就算送到了,價錢也跟金子一樣貴,有錢人家還不一定能夠吃得到,唐代皇帝為了吃到新鮮的荔枝,專門開闢了從南到北專運荔枝的「荔枝道」,可見當時人們對於荔枝有多瘋狂。嶺南盛產荔枝,蘇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正所謂「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是也。這還不算,他在給朋友的信中竟然寫道:"我這兒的荔枝可好吃了……可你要為我保密啊!千萬不能跟別人說,要不他們就會爭着貶官過來,那我這兒可就慘嘍!"在這裏,我們不但看到了蘇軾的童心,還有他的曠達幽默。

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