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行合一的重要性

錢玄同是民初時期新文化運動的主將之一,他年輕時是個憤青,激烈地反對傳統文化,要求廢除漢文,改用西洋文。他曾憤言:「人到四十歲就該死,不死也該槍斃。」還把這句話刊載在月刊上,惹得一大群國學大師不滿,胡適當時年僅年僅二十七歲,也覺得很不認同。

.

錢玄同這話說的太早了,他自己可能忘了,胡適沒有忘記。

.

狂言放出的九年後,正是錢玄同四十歲生日,出於惡趣味的戲弄,胡適糾集了周作人等一大幫知名文人,打算在《語絲》雜誌上刊登「錢玄同先生成仁專號」,他們煞有介事地釀造假消息,說錢玄同已經 「為正義獻出生命」,並親自寫輓聯、賦悼詞。後來因為各種原因,這個專號沒有刊行。錢玄同僥倖躲過一劫。

.

不過,惡作劇並沒有因此結束,錢玄同四十一歲生日時,胡適特意作了一首言辭幽默的打油詩《亡友錢玄同先生成仁周年紀念歌》寄給他,全詩如下:

.

該死的錢玄同,怎會至今未死!

一生專殺古人,去年輪著自己。

可惜刀子不快,又嫌投水可恥;

這樣那樣遲疑,過了九月十二。

可惜我不在場,不曾來監斬你;

今年忽然來信,要作成仁紀念。

這個倒也不難,請先讀封神傳;

回家去挖一坑,好好睡在裡面。

用草蓋在身上,腳前點燈一盞;

草上再撒把米,瞞得閻王鬼判。

瞞得四方學者,哀悼成仁大典,

年年九月十二,到處念經拜簽,

度你早早升天,免在地獄搗亂。

.

有道是「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錢玄同當初在慷慨狂言時,應該不會想到報應會以這麼哭笑不得的方式發生吧,距離當時大喊「四十槍斃論」,已經整整過了九年之久,胡適沒忘記、周作人沒忘記、大家都沒忘記,逞一時之快的言論事跡,在錢玄同後半生中一再提及,每次生日都搞得自己很尷尬。

10 次查看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