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閥團結的典範:廣西桂系三巨頭

最近發現了一個怪現象,那就是一提到廣西三杰,人人都知道是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但若是問到他們是怎麼聚到一起的,卻無人知曉,新桂系好像是理所當然就出現似的,沒人在乎他們因何而識。

.

趁著近來久無發文,就來寫寫他們為什麼認識吧。

.

我們都知道李宗仁和白崇禧是桂系♂永不分離♂的好朋友,但在故事的一開始,其實白崇禧和黃紹竑比較親密,他們從小便是好夥伴,他們一起進入武昌陸軍中學,又一起考進保定軍校步兵科,畢業後又一起分配到同一個團當軍官,兩人稱得上是打斷骨頭連成筋的好夥伴。

.

當時白崇禧和黃紹竑是舊桂系模範營的兩大統領,黃紹竑任第一統領,而白崇禧任第二統領,模範營是整個舊桂系裝備最好的隊伍,別的軍隊都穿草鞋,只有他們能穿皮鞋,他們經常受上級命令四處征討土匪。

.

當時舊桂系大佬陸榮廷就出身綠林,對土匪很有情感,所以生出了個老慣例:土匪能不殺盡量不殺,可以的話招安最好。不過面對這種迂腐且不知所以然的規則,模範營從來不管,逮到就是殺,白崇禧還曾把200名已被招安的惡匪隨機挑選80名全部殺光,可謂是舊桂系中的一股「大清流」。

.

後來因為1921年的戰爭,白崇禧不小心滑下山坡,折斷了左腿,跑去廣東醫療去了。黃紹竑暫時接管白崇禧的位置,沒想到卻被陸榮廷忌憚:黃紹竑一人一家獨大,而且模範營又不通話,要是他們造反,我不就完蛋了?陸榮廷要繳了這支軍隊的械,黃紹竑走投無路,他不想要功虧一簣,更不想讓白崇禧回廣西後發現軍隊全沒了,想來想去,乾脆跑到老家容縣休整,做個地頭蛇吧。

.

在輾轉往容縣的過程中,黃紹竑接到了李宗仁的合作邀請,原來當時李宗仁已經脫離舊桂系的掌控,在玉林已經有了自己的根據地,自稱"定桂軍",黃紹竑覺得這是個好辦法,兩家一塊發展,不是一件壞事,模範營至此和定桂軍結合,成為新桂系的前身,後來白崇禧回來後,這才形成了最後的新桂系。

.

桂軍並非由一位領袖獨大的獨特原因,即為軍隊是由合併而來,幹部是兩個系統的,不是其他派系一人獨尊發展起來,所以會出現多方制衡的格局。內部的關係各有特點,分工合作。

.

話說白崇禧跑到醫療技術較發達的隔壁廣東去後,傷腿已長了假骨,無法再施手術,至此白崇禧一生跛腳(這也是他為什麼經常騎馬的原因),不過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白崇禧在廣州受到孫中山接見,並深深折服於孫中山的人格魅力,沒過多久便達成了統一廣西的共識,並要到了 「廣西討賊軍第五師」的番號。

.

白崇禧腿傷好之後,興沖沖地帶著這個名義回到廣西,和李宗仁與黃紹竑一番討論,兩人雖然都很贊同孫中山的想法,卻嫌這個番號不響亮,三人一合計,乾脆去掉「第五師」吧!著名的「廣西討賊軍」就這麼打出來了,新桂系三巨頭就這樣出現了,按照座次,李宗仁第一、黃紹竑第二、白崇禧第三。

.

李宗仁年齡最老,資歷最深,而且最早脫離舊桂系發展,由此當了頭兒,李宗仁也確實很有當大哥的氣度,「說話聲音很響亮,身上既有一種凜然正氣的軍人氣質,同時又不失儒雅和善」,且能服從,能寬容,能用人,在抗戰時期,湯恩伯曾企圖吞併西北軍系的第十二軍,十二軍怎麼也不願意被收編,竟然慕名投奔李宗仁,要說當大哥,李可是遠遠勝過其他人。

.

而我們的老二黃紹竑呢?很多人知道李、白的赫赫威名,卻時常忽略黃紹竑的貢獻,新桂系統一廣西之後,李黃白三人分工不一樣,李宗仁善於政治,白崇禧善於軍謀,都是打仗的好手,但是要說到搞建設,倆人還都沒有黃紹竑專業,他稱得上是整個中國南方頭一等施政高手,任廣西省政府主席期間把原本只有五十公里的廣西公路打通長達五千多里;又嚴厲徵收雲貴煙土的過境稅(廣西在1932年收入3100萬元,其中菸土過境稅1588萬元,佔了超過一半!),興辦各種工廠,使得李、白兩人在外打仗總有用不完的經費。黃紹竑相當於穩坐軍中的大丞相,讓桂軍能安心地在前線攻城掠地。

.

而白崇禧,則是北伐戰爭期間最耀眼的人物,新桂系執掌的第七軍被稱為“鋼七軍”,絕不怕死,絕不後退,宛如瘋狗般的存在。由於廣西多山多雨,桂系部隊起家時就是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上活動茁壯,因而尤其擅長山地作戰,有句諺語道「廣西猴子是桂軍,猛如老虎惡如狼」,白崇禧一個人將孫傳芳逼到渡江北逃,取得了被稱為「東南一戰無餘敵,黨國千年重此辭」的龍潭戰役大勝。桂系所到之處,無不望風披靡。

.

桂系在盤根錯雜的中國近代史中顯得獨樹一幟,要說軍閥時期,哪個派別沒有出現倒戈的情形?國民政府發生過中山艦事件、奉系發生過楊宇霆政變、直系發生過天津政變,幾乎每個派系都有反覆無常之人出現。

.

但很奇怪的是,唯獨桂系,將領們都安分守己,從來沒有出現大問題,他們堪稱得上是民國軍閥合作的典範,民國軍閥的另類。

.

他們之間有沒有利益衝突?或者說有沒有矛盾?當然是有的,但是他們都選擇忍讓對方,以謀求桂系的最大利益,比如在北伐戰爭時,白崇禧耀眼的戰績掩蓋了李宗仁,其日益顯露出謀略才能遠在李宗仁之上,黃紹竑曾秘密向白崇禧提出推翻李宗仁,由其取而代之。但白崇禧毫不猶豫的回答:

.

「廣西人事業做的最大的乃是洪秀全、楊秀清,而洪楊之敗,非敗於曾左而是敗於洪楊自身。我們今日勢力遠不如洪楊,就欲效洪楊自相殘殺乎?」

.

李宗仁得知白的話後,對白十分感激,從此二人關係日深,情同手足。黃紹竑後來仔細想想自己所作所為,也不免覺得自責慚愧,他選擇繼續依附李宗仁,並在回憶錄中寫到:「寬厚大度,有非人所能及者,真使我感佩萬分。」

.

作為中國歷史上一直以來被嚴重忽視的省份,廣西的桂軍能在民國初年占有如此重要之定位,甚至能逼迫蔣介石三次下野,成為僅次於國民政府的大派系,一定有他們的道理在,桂系私底下雖有各自的不愉快,但歷來皆以同為廣西人的洪楊內訌為歷史教訓,能把矛盾控制在一個小範圍內。

.

大敵在外,容易逼使桂系內部團結,桂系也保證了實力不因內部鬥爭而消耗,更保證對手無法用間諜和變節分子瓦解其軍力,也保證了廣西士紳對他們的信任,桂系戰鬥力相對於其它軍閥說始終是最強的。

7 次查看0 則留言